听书 - 这个游戏不一般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咚咚咚!

宅邸的大门被敲响。

门内却是没什么动静。

李阔表情微变,继续敲门,敲门时加重了几分力道。

一边敲门,他一边呼喊:“雪娘,李腾,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

门内依旧没什么动静。

连续敲了十几下之后,李阔的脸色终于变了。

肖执也是心中一沉。

心中暗道,千万别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啊,要不然的话,被这事情缠住了,那就麻烦了。

心念一动,肖执用出了‘天眼’神通,一双眼神顿时散发出了明亮的光芒。

他的‘天眼’神通是有着透视效果的,可以看到门后的具体情况。

在使用‘天眼’神通,往里看了两眼之后,肖执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李阔,不用紧张,他们应该都没事,只是暂时不在家中而已。”

见李阔扭头看向他,肖执笑着解释道:“宅邸内的摆设,与五年前变化不大,屋内很整洁,没有灰尘,明显有人在居住,主房内最显眼的位置,还摆放着刻有你名字的牌位,咳咳,若是这宅邸换了主人的话,自然不会有这玩意儿存在的……”

还没等肖执说完,李阔的身影便闪烁了一下,迅速变淡,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他直接化作了虚无,穿过了宅邸的大门,进入到了宅邸的内部。

不久之后,李阔的身影,重新在肖执面前浮现了出来,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不少:“你说得不错,雪娘,腾儿他们都还在,他们都还在。”

这时,吱呀一声,隔壁宅邸的大门,被打开了,一个脑袋从中探了出来。

这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妪。

显然,这老妪是被刚刚李阔的敲门与呼喊声吸引出来的。

李阔显然认识这老妪,笑着打招呼道:“王婆婆。”

“你是?”老妪那一双浑浊的眼睛显然有些不太好使。

李阔忙道:“是我啊,我是李阔,王婆婆你不记得我了?我妻雪娘,还有我儿……”

只是,他的话还没说完,这老妪就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,大叫了一声鬼啊,嘭的一声,将门给关上了。

李阔先是一怔,随即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。

“我已经死了……我已经死了……”李阔嘴里喃喃。

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,忽然回来了,这不是鬼,又是什么?

肖执用手拍了拍李阔的肩膀,低声道:“你还没死呢,只是换了一种方式,活下来了而已,就和阳旭一样,阳旭和你的情况差不多,你觉得他是死了,还是活着?”

李阔没说话,只是向肖执投来了一个感激的表情。

“等下问问你的左邻右舍吧,问问你妻儿现在的情况。”肖执又建议了一句。

“好。”李阔点了点头。

想了想,他敲响了老妪所在的那处宅邸,一边敲门,一边开口喊道:“王婆婆,王婆婆。”

肖执这时候也动用了一丝真元力,开口道:“老人家不必害怕,李阔没死,当年他并没有被妖虎杀死,而是从虎口之中侥幸逃得了一命,现在,他回来了,回来找他的妻儿了。”

这当然是肖执顺口胡诌的,不过,被妖兽杀死的人,一般尸体都会被妖兽给吞吃掉,死不见尸,肖执这样说,倒也圆得过去。

似是肖执的这番话,起到了效果,不久,老妪又吱呀一声推开了宅邸的门,一双浑浊老眼看着李阔,又看向了李阔身旁的肖执,颤声道:“真的没死?”

“当然没死。”肖执拍了拍李阔的肩膀,笑得灿烂:“鬼不都是凶神恶煞的么?你见过鬼长这样子的么?”

李阔毕竟是魂体,而非实体,他凝聚出来的身体,其实并不是特别凝实,筑基以上修士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道虚幻的魂体,可在普通人眼中,他凝聚出来的这副身体,却是与常人无异。

普通人都看不出来什么,更何况眼前这名老眼昏花的老妪?

老妪走出宅邸,走到李阔面前之后,抬头仔细打量了一阵李阔,甚至还用手摸了摸李阔的身体,终于是信了。

她双眼有些泛红,指着李阔的鼻子骂道:“五年,都过去五年时间了,你还回来做什么?你知道这五年来,你家雪娘过得有多苦么?你这负心汉……”

李阔则是不吱声,任由这老妪骂他。

这时,肖执似有所觉,扭头向旁看去,便见一名穿着灰布衣服的妇人,手里挎着个菜篮子,正沿着墙角,低着脑袋,向着这边走来。

虽然妇人低着头,可肖执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妇人正是李阔的妻子雪娘。

妇人原本秀美的脸上,已经有了明显的风霜痕迹,甚至连满头的青丝之中,都掺杂了一些白发,虽说只过去了五年时间,给肖执的感觉,却像是老了十几二十岁一样。

这时,李阔也发现了这名妇人,他的一双眼睛顿时就红了:“雪娘……”

妇人见有人在喊自己,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,看向了前方,这一看,她就怔在了原地。

与那老妪的反应截然不同,雪娘没有表现出丝毫害怕的意思,她只是怔怔站在了原地,看着眼前这名让她感觉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,她的眼眶里很快就蓄满了泪水,然后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。

嘴里还喃喃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还没死,他们都说你死了,他们所有人都说你死了,我不信,他们说的,我都不信……”

李阔再也忍不住了,冲过去一把将这妇人抱在了怀中。

此刻,这个曾偷袭杀死两只大妖,冰冷得就像是傀儡一样的伥妖,这个曾设计想要让肖执沉眠,自己好取而代之的阴险伥妖,紧紧抱着妇人,泪流满面,哭得跟个孩子一样。

一旁的老妪,见到这一幕,也在跟着抹眼泪。

只有肖执注意到了,李阔那一滴滴滚落下来的眼泪,落在妇人那灰布衣服上,很快就化作虚无消失了,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不久之后,一名约莫10岁左右的孩童,同样穿着灰布衣服,腰间挂着一柄竹剑,满身是汗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李阔的儿子,李腾也归来了。

一家人团聚,自然是皆大欢喜的。

肖执却是在悄然间,离开了李阔家的这座宅邸。

喜欢这个游戏不一般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