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这个游戏不一般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颜君,速来救我!”

石冲的声音,在赤谷郡城的上空回荡。

城内的很多人,都听到了这个声音。

很快,便有一道身影自城内腾空而起。

这是一名穿着一袭青色道服的修士,是赤谷郡城内仅存的三位筑基修士之一。

不久,又有一名穿着火红将军铠的筑基武修腾空。

这两位浮空的筑基修士,全都眺望向了石冲与肖执飞来的方向,他们的脸上,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。

城内的筑基修士现身了,却不见身为郡君的颜池现身。

“颜君,速来救我,替我杀了这肖执,我石冲必承你之情!”石冲的声音,再一次在赤谷郡城的上空炸响,声音里带着急切。

此时,赤谷郡城内,一座高数十丈的高塔建筑最顶层,一名穿着华贵锦袍的中年人,正负手而立,眺望着石冲与肖执飞来的方向,他双眼之中,有着宛如星辰般的光芒在流转着。

这是一名看着有些发福的中年人,中年人其貌不扬,若非他眼中流淌着的光芒,他看起来简直与普通的富商无异。

若肖执见到他,肯定一眼就能将他认出来。

这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,正是肖执此次的刺杀目标——赤谷郡的郡君颜池。

颜池就这么负手立在了高塔之上,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。

石冲那急切的声音,他自然听到了,只是他却暂时不为所动。

他正在心中,快速的思考与衡量着。

石冲那重伤逃窜向赤谷郡城的身影,他看到了。

紧追在石冲身后,化身为青龙的肖执的身影,他也看到了。

以他的实力境界,以他所掌握的探查类神通,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肖执的真实境界,这只是一个筑基巅峰修士而已。

肖执这个名字,他自然是知晓的。

这个大昌国的筑基修士,这段时间在他所管辖的赤谷郡境内跳得很厉害,杀了不少的玄明国修士,搞出了不少的事情,身为郡君的他,岂会不知道此人的名字?

让他感到讶异的是,肖执这区区一名筑基巅峰,正在追杀身为金丹境武修的石冲,还将石冲追杀得如此狼狈!

这肖执莫非有越阶而战的能力?

有能力跨越大境界击败对手的,在众生世界里,无一不是惊才绝艳,头角峥嵘之辈,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,像这样的天才,他颜池在此之前,还从来没有见到过。

有着越阶而战的能力也就算了,这肖执竟然还众目睽睽的追杀石冲,追杀到了赤谷郡城外。

这肖执,这是对自身的实力,自信到了何种地步,才会如此的嚣张?

这肖执难道不知道,赤谷郡城内,还有他这个郡君存在么?

太嚣张了!

不,应该说是莽撞,这肖执表现得太过莽撞了!

肖执之前的种种事迹,他有耳闻,此人应该是一个胆大心细之辈,不应该如此莽撞的。

莫非这肖执的莽撞是装出来的,他追杀石冲到赤谷郡城,真正的目标其实并不是石冲,而是另有目的?

他的目标,莫非是我?

一想到此,颜池心头便是一跳。

颜池是一个心思缜密,心机深沉的人。

除了心思缜密,心机深沉之外,他还很怕死。

正是因为怕死,当时赤谷郡城眼看就要被攻破时,他才会毫不犹豫的叛了大昌国,投降了玄明国。

怕死之人,往往将自己的性命看得很重,颜池同样如此。

换做是其他的金丹后期修士,在听到了石冲的求援声之后,肯定二话不说,直接就冲出城去救援了,毕竟追杀石冲的肖执,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名筑基巅峰修士而已,筑基巅峰修士再厉害,还能杀死金丹后期不成?

颜池却不一样,他在见到这一幕之后,第一时间想到的,并不是去救援石冲,而是这肖执在众目睽睽下追杀石冲到赤谷郡城外,这不合常理,其中透着古怪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肖执莫非是冲着他来的?

只是,也不对啊,这肖执只是一个筑基巅峰修士而已,筑基巅峰修士,越阶战胜金丹初期修士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他颜池可是金丹后期修士,筑基巅峰修士哪怕再怎么妖孽,也威胁不到他这个金丹后期修士啊。

要知道,在众生世界的历史上,筑基巅峰修士跨越一个大境界,战胜金丹初期修士的例子,虽然极少,可并非没有。

而筑基巅峰修士战胜金丹后期修士的例子,那是一个都没有的。

他实在是想不出来,这肖执区区一个筑基巅峰修士,究竟有什么手段,能够威胁到他这个金丹后期修士。

颜池面无表情的负手立在了高塔顶层,他在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。

在他的身旁不远处,正站立着一名穿着玄黑武服的中年人。

这是颜池的一名亲信,很早之前就跟随他了,也是如今空虚的赤谷郡城内,剩下来的三位筑基修士之一。

“颜池!你这是要见死不救么!是不是还心心念念着故国,不忍杀故国的天才,想要再叛一次,叛出我玄明国?”两次呼救无果之后,石冲的声音再一次在赤谷郡城的上空炸响了。

这一次他的声音很尖锐,丝毫不给颜池这个郡君面子。

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,赤谷郡城内的街道上,人群出现了骚动。

城池上空,两名浮空的筑基修士,彼此相视一眼,脸上都流露出了些许异样的表情。

而站在高塔顶层,正在负手沉思着的颜池,一张胖脸顿时变得阴沉了下来。

石冲这番话,乃是诛心之言。

此言一出,他若不出手去救援石冲,去将那肖执杀死的话,他在玄明国估计就待不下去了。

他一个叛国者,若是在玄明国也待不下去了的话,下场会很凄惨的。

石冲这番话,算是将他给逼到了墙角,他是不出手也得出手了。

“主人……”站在颜池不远处的中年人,向着颜池走了几步,躬身道:“要不我出城一次,去试试这肖执的斤两?”

身为颜池亲信,中年男子对于自己这位主人的脾性还是很了解的,知道自己的这位主人,心里在顾忌着什么。

颜池闻言却是摇了摇头:“你只是筑基巅峰,不是这肖执的对手,去了只是送死。”

喜欢这个游戏不一般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